您所在的位置:蒙古资讯>国际>以色列反对党在二次大选中领先,内塔尼亚胡麻烦大了 特朗普“泼
以色列反对党在二次大选中领先,内塔尼亚胡麻烦大了 特朗普“泼
发布日期:22019-11-08 10:29:23  浏览[1377]次

当地时间9月17日,以色列举行了五个月来的第二次议会选举。截至9月19日上午,出口民调显示本尼·甘兹(Benny Ganz)的主要反对党蓝白色党赢得33个席位,而现任总理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利库德集团仅落后32个席位。目前,由蓝白色党(Blue and White Party)领导的中左翼力量和由利库德党(Likud Party)领导的右翼力量还没有赢得组建政府所需的半数以上席位,以色列可能再次陷入长期政治僵局。

对内塔尼亚胡来说,情况比五个月前更糟。在4月举行的议会选举中,利库德集团和蓝白色政党都赢得了35个席位,但右翼势力赢得了议会120个席位中的65个,利库德集团领导人内塔尼亚胡(Netanyahu)最终赢得了组建内阁的权利。然而,内塔尼亚胡未能在规定时间内组建执政联盟,以色列不得不在本月17日再次举行议会选举。然而,再次当选比他的对手落后一步,这位在以色列历史上执政时间最长的领导人的政治前景陷入“黑暗”。

五个月来第二次,选举再次分裂。

据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报道,根据95%的选票统计,蓝白党赢得议会120个席位中的33个,利库德党赢得32个席位。其次是拥有12个席位的阿拉伯政党联盟“联合名单”党、拥有9个席位代表极端正统犹太人利益的沙斯党和由前国防部长阿维格多·利伯曼领导的拥有8个席位的“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党。

《耶路撒冷邮报》称,尽管这不是最终结果,但蓝白色政党以微弱优势明显领先利库德集团。席位分配的最终结果公布后,以色列总统里夫林将与进入议会的所有政党领导人举行讨论,并授权最有希望的政党在7天内组建内阁。

以色列有许多政党。在这次选举中,共有29个政党竞争120个席位。得票超过3.25%的政党可以进入议会并获得一定数量的席位。在过去的历史中,以色列从未见过一个政党赢得超过一半的席位并独立组成内阁。

作为议会中拥有最多席位的两大政党,蓝白色政党和利库德集团如果想掌权,就需要赢得其他小政党的支持。利库德集团是以色列最大的右翼保守党。其领导人内塔尼亚胡曾四次担任总理,并成为以色列历史上任职时间最长的领导人之一。利库德集团主张建立自由市场经济和复兴犹太文化。它还在巴勒斯坦问题上采取坚定的立场。

蓝白党成立于2019年2月。该委员会由前国防部队参谋长甘兹和前财政部长雅艾尔·拉皮德组成,他们领导各自的政党。属于中左翼政党的蓝白党(Blue and White Party)在今年4月的议会选举中对利库德集团构成了强烈威胁,并试图结束内塔尼亚胡的统治。

事实上,分析人士认为,与上一次选举相比,蓝白色政党和利库德集团(Likud)在此次选举中赢得的席位数量有所减少,这再次凸显了以色列政治中的分歧。然而,如果内阁组建不成功,以色列今年可能面临第三次议会选举。

双方呼吁建立“民族团结政府”

由于局势如此紧张,分裂的以色列政治很少“统一”。包括内塔尼亚胡和甘孜在内的许多政党领导人都呼吁建立一个广泛的民族团结政府。

据《耶路撒冷邮报》报道,初步结果公布后,蓝白党领导人本尼·甘兹(Benny Ganz日表示,他将建立一个广泛的民族团结政府,“来治愈以色列伤痕累累的社会”。甘孜在特拉维夫竞选总部告诉支持者,“根据目前的结果,以色列人民第二次表达了对我们的信任。”他将与主要政党的领导人举行会谈,并呼吁他的政治对手搁置争议,共同建设一个“公平公正的社会”。内塔尼亚胡似乎也有同样的意图。据报道,消息来源称内塔尼亚胡将推动与蓝白党组成民族团结政府。

被视为“创造之王”的“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党领导人阿维格多·利伯曼也呼吁建立一个由中间派领导的广泛执政联盟,以消除以色列政治中的这些极端因素。利伯曼说,“唯一的选择是建立一个广泛自由的民族团结政府,没有其他选择。”在上一次议会选举中,由于内塔尼亚胡未能调和利伯曼的右翼政党和其他正统犹太政党之间的分歧,利伯曼的退出最终导致内塔尼亚胡未能组建内阁。

然而,蓝白色政党也很难与利库德集团合作。甘兹此前曾表示,只要内塔尼亚胡在场,他就不会与利库德集团合作。但是内塔尼亚胡说,他仍然是利库德集团和其他右翼势力认定的领导人。美联社分析称,在当前形势下,内塔尼亚胡可能会被迫让位于他人,促使利库德集团与蓝白党达成合作。

内塔尼亚胡化解危机胜过“泼冷水”

事实上,对于下个月就70岁的内塔尼亚胡来说,再次陷入政治僵局对他来说是非常糟糕的。

为了赢得选举,内塔尼亚胡一再采取“重大举措”。选举前两周,内塔尼亚胡访问了俄罗斯和英国,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和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举行会谈,为选举营造势头。此外,为了赢得右翼选民的支持,他还表示,如果他赢得选举,约旦河谷将并入以色列领土。

内塔尼亚胡还将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密切关系作为其竞选活动的焦点。特朗普上周六表示,他已经与内塔尼亚胡讨论了两国签署联合防御条约的可能性,并将在以色列大选后推进此事。内塔尼亚胡回应称,“以色列在白宫从未有过如此好的朋友”,并期待在联合国大会期间推进与特朗普的“历史性防御条约”。

然而,在这次选举的初步结果公布后,内塔尼亚胡的“白宫朋友”给他泼冷水。据《以色列时报》报道,特朗普周三告诉记者,在以色列议会选举后,他没有与内塔尼亚胡通话。“每个人都知道结果非常接近。让我们一起看看会发生什么。”特朗普还强调,“我们与以色列的关系”,暗示美以关系与领导人无关。

内塔尼亚胡星期三晚上宣布,他将取消下周在纽约的联合国大会之行,集中精力处理国内政治危机。这是内塔尼亚胡自2010年以来首次缺席联合国大会,这也意味着他不会在联合国大会期间会见特朗普。

此外,据《卫报》报道,内塔尼亚胡现在可能面临三起腐败案件的指控。以色列司法部长此前曾建议内塔尼亚胡因贿赂、欺诈和不诚实而受到起诉,初步听证会预计将于10月初举行。另一方面,内塔尼亚胡希望获得议会多数席位将使他免于起诉。因此,对内塔尼亚胡来说,这次议会选举不仅是一场政治生涯的战斗,也是一场避免起诉的战斗。但是根据目前的结果,内塔尼亚胡的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

专家:以色列政局不会影响美以关系

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余国庆表示,此次选举再次凸显了以色列政治的分歧。在今年4月的选举中,利库德集团和蓝白色赢得了35个席位,但在这次选举中,这两个政党仍然是前两个政党,席位更少。主要原因是许多小政党的崛起削弱了两大政党的影响力,分散了它们的支持。在某种程度上,这使得以色列组建新政府更加困难。

余国庆认为,如果内阁失败,以色列可能会举行第三次议会选举,但这对于以色列的政治内讧将是非常大的,因此主要政党应该尽力避免这种局面,做出更多的妥协和让步。“目前,两党都可能寻求小党派的支持来组成联合政府。不过,蓝白党和利库德集团也有可能与一些小党派组成全国联盟,这也将降低与小党派谈判的难度,”余国庆说。至于对新政府领导人的争议,俞国庆说,以色列历史上有过先例。由于两个主要政党的领导人不同意另一个政党担任总理,两个政党最终一起成为总理,每个政党任期两年,因此这仍然是一个选择。

至于内塔尼亚胡的辞职是否会影响美以关系,俞国庆表示不会。余国庆表示,美国和以色列是强有力的战略伙伴和战略盟友。作为美国在中东的主要盟友,以色列政权的更迭不会影响两国关系。无论谁掌权,以色列新政府都将把与美国的关系放在首位。

新京报记者谢联

编辑范一静校对刘军

1分钟极速pk10 安徽十一选五投注 江苏快三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随机新闻
热门新闻
最热新闻